微信二维码

韩存灼:履约誓言终无悔 为烈士守灵41年

来源: 枣庄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时间:2017-12-20


履约誓言终无悔  为烈士守灵41年

——记枣庄高新区“五老”志愿者韩存灼

 

1924年出生的韩存灼,系枣庄高新区张范街道横山口村人,19岁时便参加了著名的抗日铁道游击队。 解放战争时期,他从事部队后勤保障工作。解放后,老人一直在乡镇工作。七十年代回到村里,当得知要在横山口为烈士建纪念堂时,便自告奋勇参与建设。1976年纪念堂建成后,他从此与烈士们住在了一起,守护在旁边。40多年来,他不计个人得失,不顾年老体弱,吃住都在纪念堂内。先后获得了枣庄市诚实守信模范、枣庄市模范老人、感动枣庄“十佳”人物、首届感动高新区暨“最美高新区人”等荣誉称号。

横山口革命烈士纪念堂座落于高新区张范街道横山口村南、风光优美的杨峪风景区东侧。灵堂建在一座不高的小山坡上,坐北朝南,有一个小院,旁边是一个小水库。苍松翠柏掩映的纪念堂内, 75位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牺牲的革命烈士王建安、曹杰、刘景胜、刘刚、刘道昂等静卧在此。 “这里面有不少我认识的人,他们牺牲了,我陪陪他们挺好。”韩存灼不无感慨地说,“当年,我五十二岁就待这,今年九十三了,四十一年,我觉得待这挺不错。这些烈士连命都搭上了。我们这些能活着过太平日子的人,还有什么可要求的。”

纪念堂内75位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以及朝鲜战争中牺牲的烈士,都是自己当年的战友,近半数韩存灼都认识。

灵堂刚建成的时候,旁边的小屋只有一米多高,只能用来睡觉,直到2000年才得到改善。纪念堂里那阶梯状的架子上供奉着一排排的灵位,除几个人有照片,大部分只有名字和很简单的烈士生平。

“刚开始的时候这里没有院子,外面原本就是山坡,一点都不平。没有水,没有电,除了下面看鱼塘的人少有人来,两间栖身的小房.”韩存灼说,“这些倒不要紧,但是一开始的时候灵堂里每遇雨天就漏雨,灵堂里满是积水,我就向上打报告。”五年前老伴去世后,老人只能单独面对这满山坡的寂寞。

“在这蹲着我觉得比在农村蹲着还好,一个是跟他们做个伴,再一个呢都是些老人,虽然不能见面了,他们灵牌搁这块,能得到一些精神的安慰。”

按照韩老的报告,张范街道将灵堂进行了全面翻新,换上新瓦、上漆,对院子进行了修整,栽植了松树,院外还修设了台阶,方便老人上下山,灵堂从此焕然一新。

“现在这样看着也舒服。”韩存灼说,“每个月都会有人来看看,有烈士们的后代,也有街道里的人。每年清明节学校里的孩子们都来这扫墓,祭奠我的这些老战友。”

“老伙计,你这歇着吧!哈哈,给他闹个笑话,原来很熟识,跟他经常在一块。你老实的,我给擦吧擦吧,这是刘正义,他是副支队长,40岁时没有了。这是孙安晨,这黄子不老实。”

韩存灼一边擦拭着灵位一边说着话,像跟自己的老伙计拉着呱。这几个是他解放后还在一起工作过的老伙计,有时还这样开开玩笑。但更多的时候他笑不出来。

刚开始守纪念堂的时候,一个月有6块钱,对于这些,韩存灼并不计较,也从没想过不做这份工作。其间,子女们也曾劝他下山去住,他总是不肯,别人问他为什么,他也不说,只是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的为烈士们守着,为烈士们擦拭供奉牌,陪烈士们“说话”。时间长了,人们也就不问他了,家人也就不劝他下山了。老人说了一句话很感动,他说原来在一块的战友连命都奉献了,我还有什么不舍得的呢?我要陪他们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天,就是我死也要与他们在一起。四十多年来,他从未向政府提过任何要求。每年清明时节都要到中小学作报告,对青少年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

韩存灼唯一的家电是一台小收音机。老人平时爱看时事类的报纸,每天都认真地用工笔小楷抄写在临沂牺牲的抗战英雄赵博的自白书,那些东西在老人的心里已经记了七十多年了,老人说,写写这些东西,心里舒服点。

“一直钱款不凑手,不是棍打就是皮带抽,我今日死在恁的手,哪怕一刀两断血冒流,刀枪剑戟我敢走,烈火油锅俺敢投,来来来,顺着光处向前走,光荣的牺牲把名留。”

简短的诗句,没有整齐的语言,没有华丽的修饰,却将那峥嵘岁月里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抛头颅洒热血的激情抒发得淋漓尽致。这就是革命人的情怀,这就是抗战英雄的不屈斗志,这也是韩存灼的座右铭,支撑他陪伴老战友的信念。

纪念堂里很干净,烈士灵位整齐地排列在一起,韩存灼看着灵位的时候,眼神里有种莫名的东西。韩存灼说,自己就是要把纪念堂弄得漂漂亮亮的,让烈士们安息。

在最后要离开老人的时候,问他还有什么要求,老人仍旧是两个字“没有”。

枣庄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版权所有
主办:枣庄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技术支持:枣庄英特网络